花以为期_

To wherever it may lead.



看个剪辑看的感慨万分,毫无睡意。看起来纤瘦又温和的某中二少年居然有那样强的精神力,了不起啊。这个人善良真诚固执简直聚集了所有傻又闪闪发光的干净特质。热爱音乐的果然都是温柔的好孩子啊2333

大概是受到了鼓舞,自勉自勉,做个认真生活的好人,也希望他能得上天眷顾,相信努力一定会有回报。


佛爷最后走到梨园,回忆的是二爷唱的霸王别姬啊…佛爷的表情在这里变得凝重又悲伤。

「看过故人终场戏
淡抹最适宜
怕是看破落幕曲
君啊 江湖从此离」

不过最后还是相视一笑了,强强联手并肩作战就是启红最吸引我的地方。这大糖吃下了。

随手串连南派三叔的现有原作,可以看到启红完整的一生一世。

强X强,虽然一人愿一生戎马家国天下,一人愿守着梨园一方清净,终究还是相互扶持走过这几十年。
佛爷和二爷都不是儿女情长的人,借用荆圉里齐八算的卦来说「半甲子大梦 一甲子参商 不成鸳鸯」盛世太平,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。

蛾眉画师:

一生一代一双人


相思相望不相亲




独角锦鲤:



看到最后好么,一篇有着完整剧情的“耽美文”。。。中间虽然狂泼狗血,但我们的CP善始善终,虽然未免沾点BE,但时代杯具,无可避免。


又,三胖子将来千万不要发病乱写,就像电视剧的注水一样让人一言难尽哪,保持这些主线写下去。






张启山记得二月红和他说过,第一次见到他这个北方人的时候,二月红就知道他背后有着太多故事,交朋友就是因为有故事的人有趣一些,总不是坏人。那句话让他很感动。----------(特意挑出这句作为开头)




张启山和二爷不同,二爷风花雪月,很多事情都能谈到一块去;张大佛爷却似乎永远把他们当小孩一样,很难和他有什么交流,九门里,也只有二爷能和他说上话儿,其他人很难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佛爷,性情真是飘忽不定。




二月红带着丫头和礼物进到张启山的宅子。


“佛爷,别来无恙。”


“呦,你怎么知道我回长沙了?”


“天降祥云,一看就是佛爷摆驾回来了,我赶紧过来看看。”


“唱戏的就是嘴巴不老实,我回来那天不是倾盆大雨嘛,算什么祥云。这位是——”


“哈哈,来丫头,见过张大佛爷。”


“佛爷。”


“这不是你家门口的面摊小姑娘嘛,怎么,你现在连面摊的生意都要抢了。”


“胡说八道,这位是未来我的夫人,现在不摆摊了。”


张大佛爷看了看丫头,脸色微变,随即恢复正常:“你小子,那我以后去哪儿吃面啊?”


“佛爷什么时候想吃面,就来相公家里,丫头随时做给你吃。”


“罢了罢了,以后你就养在深闺了,面里想必也全是这唱戏的矫情味,以后啊,想吃都不是那个味了。”


张大佛爷未婚妻出现,二月红立即把礼物递过去:“嫂子,这是今年刚收来的燕窝,我都没舍得吃,全给嫂子带来了。据说今年的品相特别好,带了金丝的。”


“破费了。”张大佛爷未婚妻接过来,看了张大佛爷一眼。


张大佛爷也看了她一眼,未婚妻径直回屋去了。


张大佛爷看着二月红,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。


“嫂子这是这么了?”二月红失笑:“你又办错什么事了。”


“外出久了,回来的急,什么也没带,本来没事,你看你小子,礼数那么周全干嘛,显得我这个当丈夫的反而无心了。”


二月红也笑,张启山在这方面确实比较迟钝。“懂得砸那么多钱把人家哄回去,却不懂得在家怎么把别人哄开心了,你不是个大骗子嘛。”


“天下没有人比你更懂女人,但是你未必懂天下。”


二月红看了眼丫头说道:“你和嫂子聊聊天,劝劝嫂子去吧。”


丫头退下。


两个人脸色都暗了下来。二月红:“事情怎么样了?”


张启山把他往院子里引,边走边说道:“恐怕是躲不过了。”


“什么时候会到这儿?”


“一个月内,没看到天上的飞机吗。”


“那你什么打算?”


张启山看了看天,看着二月红:“这儿会是一座血城,我肯定会把血流在这儿。”


二月红有些惊讶:“那嫂子怎么办,你准备怎么安顿?”


张启山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先不说这些,我有件事情想做,不知道是对还是错。”


他们继续往前走,张启山说道:“这件事情,需要很多人的帮忙。但是帮忙的人,可能都要死。”他顿了顿:“包括你我,但是,会死的很值得。”




三天后,二月红大婚,二月红正在准备,脸上的欢喜,却似乎有一些心事。


丫头毫无察觉,沉浸在喜悦之中。梳妆打扮。


客人都还未到,二月红在院子里,陈皮阿四在一边看着他,说道:“师傅,你怎么不进去看看师娘打扮。”


“老规矩,姑爷这个时候怎么能见新娘。”


“师娘都住您家里,还有什么老规矩。”


“你师娘之所以住在我这里,是我不想她听到外面的各种闲言碎语。”二月红说道:“你不在乎的事情,未必别人不在乎。她没过过多少好日子,这种日子,我不想有任何的瑕疵。”


陈皮阿四:“师父,你是不是还在为张大佛爷的事情闹心啊,你绝对不能答应他,你要是去了,师娘怎么办。”


二月红点头:“我不会去的,她没过过多少好日子。”


“那你干脆回绝了张大佛爷。”


“这件事情,要真的发生还要过很长的时间,我现在拒绝,时局变化,等于没有回绝。张启山说的那么早,无非是知道我要新婚。让我多想想后路而已,否则,他必然会等到事到临头。”


陈皮阿四看着二月红:“佛爷真不是个东西。”


二月红皱眉,喝了口茶,就听到外面有人喊,“佛爷到了。”


二月红看了看怀表,低头再起,脸上已经堆满了喜悦之情,笑嘻嘻的迎了上去。张大佛爷进门,带着未婚妻。


二月红:来这么早,比我这姑爷还积极。


佛爷看了看二月红的院子:来早点,早沾点喜气。


忽然听到空中日本侦查机的声音,他们都抬头望了一圈儿,脸色变得很凝重。


飞机离开,一下变得十分的安静,两个人对视一眼,瞬间又恢复了原来开心的表情。


“请。”二月红指了指外院,两个笑谈着走了出去。






张启山正站在台前,心中正在琢磨刚才的事情,二月家府都是老人,跟着好几代,都是亲眷似的关系,对于二月红家忠心耿耿,但也不免啰嗦。刚听管家回来,想让他去催催二月红,却听台上链子一挑,二月红穿着便装,戏妆未下,走了出来。


“稀客啊,佛爷不是不喜欢听戏么?怎么想起到我这梨园来了?”二月红对管家打了个手势,管家就退下了。他打量着张启山,眼神清瞑,却隐隐透着很强的威仪,下地之人能有这么干净的眼神,还是让张启山心中动容。


“有事相求。”张启山实话实说,聪明人面前,任何的犹豫都会让对方起防备。


二月红笑了笑,张启山也暗笑,他有事求人,其他人可不敢随便答应。长沙九门势力庞大,日本人打来不管是走是避,他们肯定会有牵连,自己在这种时候找来,肯定和这些事情脱不了干系,只要做了,没有一件是小事。


于是不等他追问,便将上午火车站发生的事情,和二月红和盘托出。随后道:“这长沙城里,南朝北朝的货件,二爷是行家,所以特来请教。”


听完之后,二月红不动声色,默默的看着他道:“仅此而已?佛爷我们交情不浅,话不用分上下句说。”


张启山记得二月红和他说过,第一次见到他这个北方人的时候,二月红就知道他背后有着太多故事,交朋友就是因为有故事的人有趣一些,总不是坏人。那句话让他很感动。所以他话说半句,是因为这顶针背后的故事,也许不是对方希望提及的。既然二月红那么问起,自己也许多想了。


说着便将顶针抛向二月红。二月红抬眼一看,眉头就一皱,用挂袖隔着手背,手指一弹,将顶针弹了回去,准确的打向张启山,张启山举手一接。二月红就道:“佛爷,你知道我很久不碰地下的东西了,这个忙我帮不上。”


“这东西在棺材里发现,属于红家,那日本人下的盘子,很可能和红家有关。”张启山说道:“二爷不感兴趣么?据我所知,红家极少失手,这东西留在棺材里,说明有人在近代那个墓中折过,二爷这支两代当家,不可能不知道,只要有一二线索,也不至于我毫无头绪,如今日本人逼近,这种事情也许会阻碍大局,求赐教。”


二月红看着张启山手中的顶针,沉默了下来。“我家的家事,恐怕帮不上佛爷什么忙。如果帮的上忙,我肯定会和盘托出的。”


这时,管家在后台敲了三声鼓,催着二月红下台了。二月红淡淡道:“佛爷,我的戏散场了,请回吧。”


说完,眼中的威仪,竟然柔和了不少,似乎是在恳求。


张启山内心叹了口气,早就听说二月红为了夫人不再下地这件事情,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被拒绝。此时他倒有些抱歉起来,九门中人能下这样的决心,非常不容易,自己不成人之美,反而有点过了。


他把顶针放到一边的八仙桌上,说道:“此物属于红家,就此物归原主,我自己想办法吧,如果二爷回心转意,可以——”


“下地的事情,恐怕不会回心转意了。”二月红说道。


话已至此,张启山只得行礼之后转身离开,走了两三步,二月红忽然道:“佛爷,我奉劝一句,此事凶险,不要贸然行事。”


张启山回头,看着二月红的眼睛,二月红却没有看他,而是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顶针。


副官想再问,被张启山阻止了,他压了压自己的军帽帽檐,走出了梨园。正见陈皮回来,看了张启山一眼,也不行礼,就径直走了。后台的管家就喊起来:“怎么这么快回来了,人送出去了?”


回到街上,张启山让车在后面跟着,矮身丢了一个大洋给外面的乞丐,想自己走走。张副官就道:“二爷必然是知道什么。”


“如果是小事,他早已告诉我们了,二月红不愿意说的事情,啧,那辆车背后,怕是真的大事。我要仔细想想。”








“大佛爷,你明明可以救的,你为什么见死不救!”二月红背着丫头,跪在张启山殿外,已经三天三夜,身后的夫人死死的依偎着他,早已经浑身冰冷。“这个女人不死,必有千千万万的百姓遭难,以一人之命得保我们的民族,这孽即使万死,我也得抗!”张启山在他面前淡淡的说道。




“我张启山的全家都在这里,只要你答应我唱这一出戏,你要我全家的性命,都尽管拿去。张家子孙,给我统统跪下!”张启山一撩衣摆,双膝落地,张家上下百十口人,统统在二月红面前跪了下来。二月红看着张家所有人那犹如磐石一般的眼神,仰天长啸:“张启山,你疯了,你疯了啊!”






“你都知道了?” 二月红问道。 


“师娘的事情,这一行的人都知道了,虽然徒弟久不在长沙活动,在这里,也总有些耳目。” 


“知道了便知道了,你又能做什么?” 


“这次来,只想来问师父一个问题,得到答案,我就会走。”陈皮阿四目光锐利了起来。


二月红深叹了口气,他原本不想理会他,但可能是提到了他心中软化的部分,他顿了顿,决定还是听他徒弟这个问题,虽然他预感到自己一定会后悔。


“你问吧。”


“你是不是答应了佛爷的请求?”陈皮阿四问道。


二月红看着他,良久,才点了点头。 


“那么,你肯定,再不会为师娘做什么了?” 陈皮阿四道。


二月红道:“我还能为她做什么?我不能做,谁也不能做。”


陈皮阿四摇头:“我觉得,人要做点事情,总能找出一些事情来做的。”


二月红闭上了眼睛,坐到了藤椅上,他知道陈皮阿四每句话的意思,但他不想去想,不想去回忆。






“这件事情现在再不做。恐怕东西会被带到他们本土去。”张启山推开蜡烛台,“这个地方,只有二爷的功夫能进去,咱们办的这场游园会,是最后的机会。”二月红站在角落里,听着张启山布置,一边一个少年递上来一只大烟。“二爷,夫人的事情,很遗憾。”“解九,你觉得这值得吗?”二月红问




“事成,东西我们会送往重庆。现在必须送二爷出城。”解九在路边和一个乞丐轻声道:“六爷,给你十个人,每人十个大洋,东门口一个鬼子都不能留。”黑背老六抬手,刀尖已经挑走了解九手上的大洋:“大洋给我,人我不要。”“六爷!”老六推开他站了起来,哼着曲,跌跌撞撞的朝东门走去。






开国大典,二月红和张启山在楼门下,天空中飞机飞过,广场是一阵欢呼,二月红看了看飞机,问道:“要我陪上楼吗?”张启山摇了摇头,点上烟:“这楼,不是那么好上的。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。”二月红看着广场问道:“值得吗?”张启山没有回答,他拍了拍二月红,往城楼走去。




解九一生似乎从未动过感情,一切事情只有行不行,没有爱不爱,狗五总是说他上辈子是块茅坑里的石头。解九的一生,活得无比的精确,从未出过误差,早年开始因为头疼顽疾,吸食鸦片,解放后经西医救治,得痊愈。当即戒断,再也没有复吸。偶尔犯瘾,吸食雪茄。后期见管控日渐严厉,将孙子托给二月红学艺,以二月红和张启山的关系,不进庙堂之门,但闻庙堂之声,可全身而退。




“都死了,大家都死了。”格尔木的干休所,张启山看着桌子上的信。闭上了眼睛,“值得吗?”老二的话在他耳边回响。




第一次剪视频,希望大家不嫌弃=3=



猴年福临!
感谢有你们w

花开不败



2014年2月,我第一次在大荧幕上见到了你。

2015年1月,下马的惊鸿一瞥,让我对你钟情。

2015年6月,我开始真正地关注你。原来你不仅仅是善良美好的小精灵,你还是天真的帕里斯,勇敢的船长,悲悯的巴里安,执着的drew,忧郁的医生,你还是fylnn的爸爸,unicef大使,你还是一个慈善家,一个尽管内心有些不安但仍旧努力前行的,将痛苦与挫折当作财富的,勇敢的大男孩。


无比庆幸我在最痛苦的时候遇见了你。高考冲刺的那几个月,看见你的微笑便有了好心情。你说“不管你处在怎样的环境中,对你身边人抱有尊敬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”,你说“我有很多需要感恩的事,那就是我尽力把每件事都做到最好的原因”,你说“批评会让我更加努力干”,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勇气,执着,还有希望。我开始想要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,一个更好的人,我觉得只有那样,才配得上继续喜欢你。


花儿开到39岁了,我相信,我还会看着你,陪着你走过5年,10年,15年……你带给我的感动永远不会褪去,不论是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还是五官深刻的青年,都将鲜活的存放在我的记忆里。等到我们都老去,我还可以重拾这一段岁月,为自己讲述你的故事,讲述我爱着你的故事。

很喜欢公子的《九色鹿》,第一遍囫囵吞枣的看完,第一反应就是虽然HE怎么感觉这么虐π_π人皇是不是有点傻…看了评论才发现是我傻,除了郁结这篇文,也郁结自己的理解能力…不是一次两次犯这毛病。

下篇出来时候急着早训,勉强看完又上高数,恍恍惚惚心疼绿叶。上完课终于有时间仔仔细细再读一遍。这一次读完百感交集。情感上来说,我仍然觉得人皇对不起叶子,理智的想,他的做法完全是可以理解的。我根本无法想象他为了叶子放弃皇位丢下他的国家和子民,他做不到的,但同时他也做不到离开叶子去娶一个陌生的贵族姑娘。于是人皇说我只娶九色鹿却不去找它,叶子纵容人皇的大大方方或是小心翼翼,其实他们爱的都挺艰难,但他们都没有放弃去爱。

公子提到束腰带和摔断腿,这段唉╯▂╰除了心疼绿叶就是心疼绿叶。还有绿叶让人皇吻奥菲利亚,以及最后的誓死捍卫,这几个地方实在是…想想就心疼的想哭…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了,这仍旧是一个美丽的故事。

纪念一下,今天亲眼见证了VO编年XD

今天一整天没听课,做完事就往寝室赶匆匆忙忙开电脑看花絮英文不好也听不太懂,但就是看到PJ聚聚的大肚子我都好开心啊。
A last desperate stand看哭了,到了叶子的神曲又开始笑嘤嘤嘤😂室友说,你今天不太正常。唉。
其实挺羡慕开花和V叔,十多年后,他们都还记得,都还小心翼翼的珍藏着曾经的美好。小M太太说,开花「带着最珍贵的记忆学着成长,如今慢慢走过岁月变成更好的自己」能够与一个人,一群人拥有这样的羁绊,也算是一种圆满了吧。

感谢托老,感谢PJ,感谢所有的工作人员,感谢演员们,你们的爱我们都看到了。

你肯定看不到,远在千里之外的、另一块大陆上的迷弟迷妹们为你庆祝生日,献上祝福XD

也许你甚至不会记得自己的生日,也许你已经不在意自己又长了一岁,因为你的心永远那么温厚永远那么宁静。祝福叔叔身体健康,安逸地作诗人,画家,音乐家,演员…祝福叔叔幸福快乐www